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ikun58的博客

 
 
 

日志

 
 
 
 

【转载】红旗文稿:中国梦与民主政治道路选择  

2013-07-17 21:24:48|  分类: 东鳞西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族复兴中国梦,是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提出的重大战略思想,是党和国家未来发展的政治宣言。实现中国梦,需要选择正确的民主政治道路。最近,在关于中国梦的讨论中,宪政再次成为焦点。在一些人看来,中国梦就是宪政梦:宪政就代表了中国的未来,宪政的方向就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方向,宪政民主是最高的国家利益。在当前的舆论话语中,宪政梦也可能表达了一些立言者对于美好政治的憧憬。但是,憧憬是一回事,实践过程是另一回事。中国梦显然不是宪政一词可以概括的,不是宪政梦可以指代的。

再一次厘清“中国梦”与宪政的关系,把“中国梦”说成宪政梦,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方向”,这是大多数国人的一厢情愿,不是立言者的本意。他们的本意仍是“坚持”。所以,连篇累牍地发表文章,以确定和厘清二者的关系,以防歧路亡羊。虽然不再公开指责宪政,但仅仅把宪政说成是一种“憧憬”,与“实践过程”风马牛不相及,的确大有别有用心之意

  一、宪政梦里有什么?

宪政是什么?宪政梦里有什么?有一种代表性的回答是:宪政的核心内容就是自由、民主、人权。从一般意义上看,抽象地看,民主是个好东西,人权是个好东西,自由何尝不是一个好东西!如果把宪政理解为自由、民主、人权的汇聚,那么,宪政当然也是一个好东西。但是,从实践层面上看,从行为、过程和历史来看,无论是自由、民主还是人权,特别是宪政,都是一个动态的过程,都没有固定的模式。

没有固定的模式,但有共同的本质,那就是自由,民主,人权 选票。这是当今的世界潮流,是普世价值的基本内涵,是现代政治文明的基本内涵,是与现代物质文明共价且相辅相成的,否认它就是否认现代政治文明,就是否认现代人类文明。

例如,1899年,梁启超在《各国宪法异同论》一文中认为,宪政是君主立宪政体的简称。英国式的有君主、有宪法、有议会的政治,就是梁启超眼中最理想的宪政,甚至是唯一的宪政。梁启超的宪政梦其实就是英国梦。再如,鉴于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孙中山提出了以俄为师的口号。在孙中山看来,俄国的政党政治比英法美的政党政治更进了一步,因而,俄国式的政党政治就成为孙中山向往的政治。按照孙中山提出的从军政训政再到宪政的路线图,孙中山的宪政梦虽不等同于俄国梦,但在他的理论逻辑中,俄国梦实为宪政梦的前奏,宪政梦必须借助于俄国梦才能实现。

例子举得过于牵强,梁启超的“宪政梦”就是“英国梦”,是因为他对当时大清王朝耿耿于怀,所以他赞成英国式的宪政。实际上英国宪政的实现,主要是通过转型实现的,是比较和平的理想的道路,与法国的大革命截然不同。孙中山的“以俄为师”及“联俄联共”只是一种策略,是三大政策中的一部分。本质仍然是他的“三民主义”。就像我们现在与美国欧盟国家一样,习大老板访美时不是也说,中国梦与美国梦有相通之处吗?只不过某一方面某些元素相同,能说“美国梦”等同于“中国梦”吗?本质上是截然不同,一个是传统国家的传统梦,一个是现代国家现代梦。

中国半个多世纪的历史表明,宪政梦有时是英国梦,有时又是俄国梦,等等。这就表明,宪政的形态、宪政的实践过程是多元性和多样化的。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情境下,不同的人怀有截然不同的宪政梦:虽然都在说宪政,但你此时此刻梦想的宪政,可能完全不同于他人彼时彼刻梦想的宪政。可见,宪政梦并不是一个单一的、清晰的、具体的梦。

宪政的形式可以不同,实现宪政的道路可以不同,宪政也同样是有初级到高级的不断发展不断完善的过程,把宪政的形式、实现的道路及完善发展的不同过程,作为区别的标志,不是庸俗解释就是别有用心。

就世界范围来看,民主政治的实践不可能是单一的。任何国家的民主政治实践,包括宪法的设计、议会的体制、司法的框架,尤其是对于民主和自由的表达、对于人权的保护等,都必须从本国的实际情况出发,必须根据特定语境下的具体情况做出相应的制度安排。任何国家的民主政治实践,都不可能像在一张白纸上画图那样简单、那样随心所欲、那样天马行空、那样无羁无绊。

用“特色”“国情”抵制、反抗和否定普世价值 ,否定现代政治文明,搪塞和愚弄国人的强烈诉求,是他们一贯玩弄的鬼把戏。能不能再新颖一点,既能解决国人的审美疲劳,也能得到主子的欣赏。

这样一个再明白不过的事实提醒我们,一个国家的民主政治状况,其实就是各种主体之间相互交往、相互作用甚至是相互博弈的产物,它受制于一个国家的历史传统、规模大小、人口多少、经济状况、信仰方式等诸多因素。因此,严格说来,一国民主政治的具体形态只能在各种主体相互交往的过程中循序渐进地达致。在民主政治建设上,试图东施效颦式地模仿某个国家,很少有成功的;对于像中国这样体量庞大的国家来说,尤其如此。

用东施效颦的典故说事,为“坚持“找依据,更显得十分拙劣和愚笨。东施效颦的本质是好的,是对“美”的渴望和追求,这是本质。其缺陷在于盲目模仿。而“中国梦”中,没有对这种“美”的追求,只有讳疾忌医的顽固坚持,与东施之事不可同日而语。其取向是截然不同的。

在一些立言者的笔下,只要建立了美国式的司法审查制度或违宪审查制度,就可以实现理想中的权力制衡,就可以消除权力腐败,就可以建立清廉政治;只要建立了县长、省长以及国家元首的直选,就可以实现理想中的民主政治,等等。这种只要如何,就能怎样之论,看上去逻辑性很强,因果关系也很清晰,其实是把复杂的问题进行了过于简单化的处理。政治体制的任何改革,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系统工程,需要考虑方方面面的因素,那种一蹴而就的思维模式,那种以憧憬代替行动的思维模式,虽然很明快,也很痛快,但很可能是不得要领的。

又是你们不懂中国国情你们还很幼稚的翻版。谁不知道政治制度改革或者说政治转型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谁能希望一蹴而就?但不能以此作为搪塞拖延和拒绝的理由。

  二、中国梦高于宪政梦

在一个多元化的时代,应当看到民主、自由在不同语境下的不同含义。在民主的旗帜下,有代议民主,也有协商民主,有直接民主,也有间接民主,还有其他类型的民主;在自由的旗帜下,有积极自由,也有消极自由,还有其他类型的自由。民主、自由的这些不同提醒我们,要以差异、共存的思维看待我们的民主政治建设,以及政治体制改革。在这个问题上,还是费孝通先生说得好: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多元化应是政治思想上的多元化。民主、自由、人权、法治首先集中体现在政治制度方面。代议民主 、协商民主、 直接民主、 间接民主以及其他形式的民主是民主在不同条件下的表现形式,而不是独立形式。自由只能是完善独立健全法治条件下的自由,是主要体现于思想言论及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自由,没有消极自由可言。用形式代替本质,或偷换概念,进而否定其本质,不亦小人之举乎?

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梦想,不同国家的梦想应当美美与共。在当前的语境下,更具体、更有针对性地说,中国梦美国梦就应当各美其美。那种以美国梦来代表宪政梦,再以宪政梦来代表中国梦的思维模式,既是一种文化上的不自信,也是一种懒汉思维。试看这种思维模式背后的逻辑:因为美国有总统与州长的大选,所以我们也要有这样的大选;因为美国梦代表了宪政梦,所以宪政梦就可以代表中国梦”……诸如此类的逻辑,实在是过于简单化了。

自由、民主、平等、人权以及与之相适应的政治制度,就是宪政。宪政是普世的梦想。应该有与之俱来的自信。所谓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我们的指导思想是不是“ 文化上的不自信”? 是不是 “懒汉思维”?是不是“过于简单化”?宪政既不是美国的,也不是西方的,它是全人类的。用选票决定总统和州长,不比抢夺和世袭优越得多吗?用选票体现民意 管理国家不比政治寡头或政治强人统治国家、压迫人民优越得多吗?连这一点也被诟病,那就只能是回到皇帝时代或者是到欧文、傅里叶那里去了。

那么,中国梦到底是指什么呢?从文明发展的角度回答是:中国梦是对中华文明的现实坚守和未来进行的想象与憧憬,或者说,是对中华文明未来形态的描绘。中国梦的内容,就是中华文明的方向。中国梦之所以是,就在于它还没有最后完成,还没有最后实现,还有待于中华民族去追求。这样的中国梦,显然不是宪政一词可以概括的,不是宪政梦可以指代的。

文明是物质文明和政治文明的总和,宪政是政治文明的硕果,是最先进的制度文明。中华文明必然包括这一制度文明,是谁也否认不了的。如果说“‘中国梦’是对中华文明的现实坚守和未来进行的想象和憧憬”,那就必然包括宪政这一政治文明。没有政治文明的中华文明是不存在的。何况在物质文明的强力推动下,中华文明只不过是相对的,必将为普世的人类文明所取代。

在这个问题上,福山的文明终结论提供了不同的、同时也是颇具诱惑力的解说:美国式的文明形态已经展示了其他文明的未来或最后归宿,中华文明的未来当然也不例外。福山的这种言论,实为当代中国的一些立言者以宪政梦指称中国梦的依据。然而,正如前文所言,政治是多元化的,文明是多元化的,多元文明之间的共存、竞争甚至冲突必将长期存在。

条条江河归大海,可能要存在一段时间,但长期以后呢?还会有“中国梦”吗?还会有独立的中华文明吗?借用文明的多元化的事实,论证“中国梦”与宪政梦的相悖,恰恰会得出相反的结论。如果他们的“中国梦”确实是“中国人的梦”则二者必然是高度趋同一致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梦或中华文明的未来图景绝不是福山的文明终结论所能够解释的。这既是中国梦的问题,同时也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化自信的问题。

国家和民族的文化自信,不能建立在寡头的“政治自信”和“制度自信”之上,应建立在全体国民意志之上。这种国家和民族的文化自信是什么?是传统的儒家文化,还是儒家与马列主义的结合?饱经沧桑和苦难的中华民族都早已领教过了,我们需要新的文化和文化自信。否定福山的“文明终结论”,肯定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都是缺乏依据的。亨廷顿的所认可的儒家文明和阿拉伯文明都被历史和现实的发展实践所否定所淘汰。

  三、对中国梦的信心从何而来?

理解中国梦的一个必要前提,就是要形成文化自信。没有文化自信,中国梦就无从谈起。所谓文化自信,就是要树立起对于中国文化及其未来的信心。文化自信的依据在哪里?对中国梦的信心从何而来?本文认为,中国文化的大历史可以为中国梦的信心提供依据。

如果中国文化真有那么值得自信,古老的中国能会是近200年的样子吗?中国大陆能会是现在的样子吗?潜移默化地依据亨廷顿的那一套,搞讳疾忌医式的盲目自信,实是自欺欺人之举。

在中国文化的演进过程中,先后经历了两次西方文化的冲击。第一次是印度佛教文化。佛教大致是在公元二世纪传到中国来的。从两汉到魏晋再到隋唐,四五百年之间,佛教文化全面影响了中国人的精神生活与信仰世界。无论是在统治集团还是在民间社会,佛教文化都拥有广泛而真诚的信奉者:每个地方都有寺庙,佛教大师备受尊崇。但是,即便如此,佛教文化是否从根本上征服了中国?回答显然是否定的。佛教文化虽然极大地影响了中国本土文化,但中国文化并没有因此而变成佛教文化。相反,佛教文化融入中国文化之中,使中国文化的内容更加丰富。因此,准确的说法是:不是佛教文化征服、取代了中国文化,而是中国文化转化、吸纳了佛教文化。

佛教文化不是西方的,是东方的。佛教文化里没有政治思想价值,只有扬善的成分,没征服性。因此能为各种文明所接纳,而不能征服和取代主体文明。

19世纪之后,中国文化第二次遭遇了外来文化,就是欧美基督教文化。在甲午战争前后,这次外来文化的冲击给中国人带来了乾坤颠倒般的震撼,中国人对于中国本土文化的信心开始动摇。从那以后,文化上的不自信,成为中国难以摆脱的一道阴影。但是,欧美基督教文化同样不会征服中国文化,它同样会为中国文化所转化、所吸收,并成为中国文化在当代和未来自我更新、自我生长的添加剂或营养品。

基督教文化里含有自由平等的元素,是欧洲文明及现代政治文明的基点和启点。像现在的台湾、韩国、日本一样,基督教文化正以排山倒海之势涌向古老的中国大地。从入教人数的猛增和对圣诞节的认可便可得到认证。

在近期内,欧美文化看上去很有魅力,似乎代表了人类文明的终结终极形态。但是,事物都是发展变化的。从根本上看,中国文化虽然会吸收欧美文化,但中国文化不会变成欧美文化的复制品。中国文化在吸纳了欧美文化之后,只会变得更丰富、更具包容性,同时也更有生命力。这就是中国文化自信的根据,也是我们实现中国梦的前提条件。

文化不是政治变革的直接原因,台湾、韩国、日本、越南、缅甸、印度

、尼泊尔等亚洲国家的实践就是最好的例证。 所以用文化的单一元素论证“中国梦”未免有些挂一漏万,更加显得苍白无力。

  四、如何认识中国梦

我们以中国梦指代中华文明的未来,那么,这个未来的图景又是什么呢?本文认为,对中国梦的认识,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展开。

用“中国梦”指代中华文明的未来本身无可挑剔,关键是未来的中华文明具有什么样的内涵?

首先,从中国梦的文化渊源来看,面向未来的中国梦是不同历史时期多种渊源汇聚、融合的结果。这就像一条大河,总是汇聚、接纳了多条支流才成为大河一样。中国梦也是这样。中国梦最早的源头,书写在像《山海经》这样的典籍中。《山海经》中的夸父、刑天、精卫、女娲,承载了最早的中国梦。后来的周公、孔子、董仲舒,都表达了不同时期的中国梦。佛教传入中国后,慧能表达了当时中国梦中最精微的部分。再往后,朱子、王阳明又在中国文化吸收了印度文化的大背景下,实现了对中国梦的重新表达。晚清以后,随着中国迈入万国时代,欧美文化全面传入中国。在这样的时代,中国梦作为中国未来的理想图景,必然会打上欧美文化的痕迹。尽管如此,中国梦依然是中国梦

如果用儒家文化指代“中国梦”,则此梦必将变成噩梦,充其量是一个短命的大秦帝国、 大清帝国。因为儒家文化中没有现代化元素,或者说没有现代政治文明的元素。

其次,从中国梦的不同层次来看,中国梦是由若干层次叠加起来的。这仿佛我们熟悉的法律体系,其中既有位阶最高的宪法,也有仅次于宪法的法律,法律之下还有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和地方政府规章,以及位阶更低的其他规范性文件。中国梦也可以从不同的层次来认识:其中最高的层次是精神文化,这是中国梦中最隐秘的内核。接下来是中国梦中的制度文化。譬如,十八报告中归纳的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与依法治国有机统一。最后是中国梦中的技术层次或技术文化,譬如,作为民主实践方式的协商民主,作为纠纷解决方式的调解等,都属于这个层次。

“中国梦”中的精神文化是儒家文化为主,制度文化则永远是“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与依法治国的统一”,技术文化就是把民主作为协商, 作为解决纠纷的调节方式,而不是把民主作为政治制度。这样与现在有什么区别?还有什么值得憧憬和向往的?

再次,从中国梦横向涉及的众多领域来看,可以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以及伦理、道德、法律、宗教等不同的方面来认识和描述中国梦。大致说来,在政治、伦理、道德、宗教、文化等领域,中国梦将会更多地延续中国固有的因素。但在经济、科学、技术等方面,中国梦将会更多地吸纳外来的因素。在法律领域,情况则较为复杂:政治、家庭方面的法,可能会更多地延续中国固有的传统(包括新近形成的现代传统);经济、科技方面的法,则可能会更多地吸纳外来因素。因此,从横向展开的各个领域来看,中国梦的内容将呈现出更加多样化的色彩。

仍然是已经破产了的臭名昭著的洋务派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政治纲领。

当然,中国梦作为对中国未来的探索,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大问题,绝不是这篇小文章能够解决的。以上简略的分析,只是一孔之见,希望引起有识之士更多、更深、更有见地的思索。

如果仅仅是这些还有什么值得探索的?只要坚持“特色”搞好“维稳”就可以搞定。姑且抛开这些假惺惺的探索,展现给国人的,只是断了脊梁骨的知识精英对腐朽政治的献媚和依恋,是奴性的大暴露、大展销。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喻

  (作者: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院长、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